励志将傻白甜走到世界尽头的-云外 !
MC拟人/UT/空洞骑士/狂父/魔女之家/全职高手/楚留香/自家等等。
自家崽很多,摸鱼多的坑有前辈聊记和永恒之夜(都是mc同人坑)
主混mc怪拟,我要烂在坑里。

蹭吃蹭喝组-限定首尾
- 把以前写过的稍微改了一下,偷懒
- 久违的粮(?)

        [我做了一个噩梦。]
        Ricci不明白Python为何会晕血。作为一条娜迦族的成员,怎么着也是不该害怕见血的。
        一点的话他会头晕,稍微多一点却是害怕得不行。
        直到有一次得到娜迦庭园被人类讨伐的消息时,匆匆赶到的Ricci看到独自一人蹲在一个墙角,不断颤抖着的Python。不远处是许多人类的尸体,血流成河,曾经被这家伙照看得生机盎然的花花草草都被染的鲜红——不对,这家伙不是晕血吗?
        Ricci连跑这一段路的时间都舍不得,直接瞬移到了Python的面前。
        “蠢蛇?”
        面前的人衣服上染了不少的血迹,很显然他并没有心情去管身上那些还在流血伤痕,只是抱着膝盖,把脸埋进臂弯里,微微颤抖着身子紧紧地缩成一团。
        像是没有听到Ricci的呼喊。
        “Python!”巫妖提高声调高声喊了他的名字,那人猛地抬起头把脸朝向Ricci。他用一条布料把自己的眼睛蒙上了,这大概是为什么他还能够战斗以至于存活到现在的原因。
        Ricci把他拉起来,带着他瞬移到了一个距离战场比较远一点的地方,至少在那儿刺鼻的血腥味是传不到这里的。正想松开Python却被对方反手紧紧地抓住了手腕,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皮肤相接触的地方传来的温度却冰凉得不像是活着的生物。
        Ricci用另一只手把他脸上的那根布条扯了下来,拽着自己的袖子给他擦了擦全是血的手。Python却依旧不肯睁开眼睛。
        Ricci拍拍他:“可以睁眼了,安全了。”
        Python此时的反射弧似乎长出了可控范围内,好一会儿才听到了似的睁开了眼睛,红色的眼睛里沁出的泪让原本清澈的眸子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怎么了这是?”Ricci半开玩笑地安慰着,“吓成这样,这么没出息?”
        “……Ri…Ricci……”Python此时说话是带着颤音的,眨了眨眼睛确定眼前的人不是幻觉之后眼泪反而涌的更凶了。
        “那么大的男孩子了哭什么。”Ricci明白这次Python是吓惨了,把他拉入怀里安慰似的拍了拍,“抱抱,别怕,我在这儿。”
       
        天知道Python吓成了什么样。从人类踏入庭园开始,他便惶惶不安的——战斗便意味着他将见到他最讨厌的东西。直到战斗正式打响,Python知道他不能逃,但是看到那抹红色,眼前黑了一瞬,连忙别开视线,为此狠狠地挨上了一刀。
        没办法只能撕下一条布料束住了眼睛。本来他的视力不是特别好所以常常眯着眼视物,而不是像Ricci那样单纯的只是不睁全。蛇不是靠视力捕猎的,而是靠嗅觉和感应。虽然在一片漆黑之中伤到了不少地方,但是在习惯了节奏之后Python便重新拾回了娜迦族的战斗本能。
        虽然看不见那令他感到深深恐惧的红色,但随着伤亡的增多,这片区域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直到了刺鼻的地步。他又开始有些慌了。看不见一切的黑暗当中却闪过了一些场景——不,不是此时所在的。于是被幻觉干扰得不清的Python失误更多了,直到他感应到附近已经一个活物都没有的时候,他已经分不清现实与幻觉了。
        眼前是曾经的庭园,那日的血气与此时的感受重合在一起。父母临死前痛苦的模样仿佛近在眼前,曾经好看的鳞片不翼而飞,剩下的只有一片血肉模糊。Python几乎认不出这是蛇,与其说是蛇不如更像是很多块烂掉的肉。
        噩梦就是从这儿开始的,本来没有几块好的地方皮肤……表面上已经足够给一个5岁的孩子造成不小的心里阴影,可惜这惨相还远远不够,伤痕遍布肉体上,深可见骨。腹腔里能回忆起的父亲所教过的器官全部都从被剖开的口子里露了出来,粘稠的血液还随其不断地往外流……
        看到这一切的Python直到尚且温热的液体沾湿了自己才反应过来,但是处于无法逃脱的梦魇之中,想要逃跑却身体僵硬到无法动弹,眼前的景象不断地重复,直到……
        直到一声呼唤把他从鲜红的世界猛然拉了出来。
        他终于了解五岁前那一丝不剩的记忆到底是些什么了。曾经多么令他好奇的内容,现在想起了却后悔莫及。
        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格外地爱惜庭园里的花,即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终于知道自己作为一只娜迦巨蛇却对为何血液有着深深的恐惧。
        父母死后,他亲手将他们埋进了庭园的土里。那些花朵正是以他们的尸体作为养料而盛开着的,开的格外艳丽。而那时已经崩溃的自己把这些花朵当成了父母生命的延续,一直当做珍宝一般护着。
        他自己在不久后却被这些血色的回忆折磨得不成人形,直到他把这些记忆选择性的忘记。
        Python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清新的蓝,是那人喜欢的颜色。他被Ricci拉进怀里之后,把脸埋在对方的怀里狠狠地蹭了蹭,仿佛要把鼻翼间的那股血腥味全部用对方身上的书卷味道覆盖掉,就像他当初忘掉那些记忆一般。
        “Ricci,我想起来了。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Ricci虽然挺坏的,但是看着可怜兮兮的小蛇还是不太忍心去揭人家伤疤。要揭也是以后的事情,这会儿就怕Python心情不好开不起玩笑。
        “看你的反应,好像是很不好的事情?”
        “是一个噩梦。”
        “那还是忘掉吧。”
        是……是啊,已经过去了,那种景象不会存在了的。
        “你不适合仇恨,痛的事情,还是忘掉比较好。”Ricci说这句话的时候,Python抬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脸上虽然常挂着笑,但都没现在这种这般苦涩。
        Python不知道Ricci为什么会笑成这样,就像Ricci也不知道他为何会选择把过去忘掉一样。
        至少你比我坚强,对吗?
        亡灵没什么不好。即使Python明白Ricci身上的温度仅仅只是亡灵族天生为了伪装得更像真实的生物,是假的罢了。
        但是,依旧很温暖。
        [我落入了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

评论 ( 18 )
热度 ( 26 )

© 二幼的二傻兔 | Powered by LOFTER